Yukiaw

百年孤寂(带琳/架空/九)

本来以为这章敏感词汇不多可以直接发。

但还是我想太简单!

上一章被乐霸霸和谐至今哭哭。

欢迎戳石墨:https://shimo.im/docs/Fh6L1Z6Il1cuCKmV/ 

「带琳」不协和音

1
  雨难得停下了。
  雨之国常年下雨,连日来都是这样的细雨绵绵。屋檐上落下的积水,顺着锈迹斑斑的开裂的废弃钢管,一滴一滴慢慢滴落。
  屋檐上偶尔会有一群鸟雀飞下,叽叽喳喳跳动啄几口雨水,稍作停息,便再次飞走。此刻的天还不算太好,雨刚过去,天空依然灰沉沉,太阳的一角仍然躲在厚厚的云层背后,丝毫不肯露出一丁点的阳光。于是整个镇子依然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宇智波带土伫立在高塔的屋檐外,一手拿着崭新的面具,百般思虑的眺望着远方,忽地,他嘴角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他是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野原琳。
  自从四代夫妇间接死在他手里后,他极少想起与琳相关的一切,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去想,不敢去想她,他怕沉浸在旧梦里,再也无法自拔。
  就像这个计划一样。
  冷静下来后,早已没了回旋的余地。
  往前或是转身,都只是死路一条。
  但是,不管他将来如何,此时的宇智波带土并不想死。他怕死后见着琳时,无法向她解释这一切的因果,他最怕看见她失望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这也促使他近年来常胜无败。
  何况过去的琳,对现在的自己是厌恶的。
  然而,宇智波带土却忘记了,像琳这样的人会去天国,而他只会落入地狱,怎会再见?
  此生都不会再见了。
  他们曾经的缘份,在琳倒下的那刻,随着满地的殷红,被斩断的一干二净。
  带土平静的阖上眼眸,心中甚是苦涩,无言的将新面具戴上。
  他一旦想起琳来,心中更添一笔执着。
  她就是他的执念。
  换言之,他从来就没有从旧梦里清醒过来。
  再次睁开眼眸,目光所及是他的故乡,火之国木叶村。
  那时,他在佩恩袭击木叶前,曾化作村民悄悄混进木叶村,连夜将墓地里装有琳遗体的棺木带走,仿佛对未来的事早已有所预谋。
  因为他就是未来!
  他要生存下来,只有硬生生开辟出新的道路!将早已断绝的道路重新弥补起来!绝路的尽头,未必不会是新的起点!
  后来他亲眼目睹了佩恩天道几乎将木叶夷为平地。很是庆幸他带走了她的遗体,尽管他固执的认定躺在棺木中的尸骸不是琳,可他仍然会不忍心其遭到破坏而软下心。甚至是找了处遍地开着风铃草的山谷,将棺木藏在了无人问津的山洞里好好保存着。但是,他从来没有再打开过棺木看看她。
  宇智波带土曾实验过无限月读,效果是可行的,但在梦里的那个世界,琳并不存在。
  想到这里,带土的眸子忽地暗淡,顿时觉得那计划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了。
  真实的世界,和无限月读的世界,都寻不见野原琳一丝气息。
  十九年前,他失去了琳。
  十九年后,琳没有回来。
  因此,真实的世界和虚幻的世界,对他而言,没有本质的区别。
  「你在这里看什么?」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随便看看。」带土偏了偏脑袋,眼角余光瞟着绝逐渐走近,他飞快揣摩着绝的心思。
  绝走近带土身侧,面向了带土方才看去的方向,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个方向是木叶吧?」
  「随便看看罢了,我可分不清楚方位。」带土冷着声音回答,他深知,绝是个聪明人,自己的说辞肯定不会让他信服,但他也懒得和绝在这件事上多做计较。
  宇智波带土此刻还不能摸清绝的底细,他这段日子有种错觉,绝似乎和那个老头子,不是同一条船的人。
  那自己,又是哪条船上的人?
  恐怕哪条船上的人都不是。
  恐怕连船也没有,只是孤独的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漂泊着期待看见新大陆。
  「随你怎么说吧。」绝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立马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时间越来越紧张了,我们该继续进行计划了。」
  长门死后,绝有种感觉,带土愈发不受他的牵制了,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只能一再强调这个计划,强调这个计划能复活野原琳。然后,死死将这个傀儡操纵在手里。
  可是绝算不了带土全部的心思,他不知道,带土已经逐渐打消了让琳重新活过来的心愿。
  只是,这段日子,宇智波带土都演的太好了,骗过了他们这些个别的知情者,让他们以为他还沉浸在往日的旧梦里无法自拔。却算不尽,对方早做的打算是想让他们都万劫不复,同归于尽!
  雨停了片刻后又下了起来。
  「所以我讨厌这里。」
  带土抬眼望着天空。雨落在他的前额,滑进眼里,恰好滋润了眼里的干涩。然后将这世界,看得更加清楚!
  绝没有应下带土的话,他狡黠的笑了笑,默不作声地消失不见,独留带土一人在这雨中淋着。
  「琳。」
  宇智波带土伸出手,接住了落下的雨点,随后五指缓缓紧握成拳,他在心里呼唤着她的名字。
  「对不起。」
  带土的耳畔忽地传来琳温柔的声音,他错愕着急切侧身寻去,瞳孔中满是震惊的望着四周,除了他自己伫立在雨中,哪里还有其他人的身影。
  「你......与我说对不起?你又如何对不起我了?......」
  带土朝着刚才声音传来之处喃喃,他的嗓音格外沙哑,整个心就像是被人紧紧蹂躏在掌心,难受的踹不过气。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事。
  野原琳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宇智波带土。
  雨又比先前更大了一些。
  带土转过身,定定的望着那处有风铃草的山谷。
  洞中的棺木还是他离去时的样子,看来暂时还没有人来过这里。
  「现在凭我一人之力也足以护你周全......」带土眼里藏着一丝悲凉地凝视着棺木,洞内除了他的呼吸声外,什么声音也寻不见。
  带土慢慢往棺木靠过去,话说的极慢:「如果这是十九年前就好了。」
  那么,他谁也不用依靠。
  轻轻地一挥手,带土解开了他先前的封印,将棺木打开。
  棺中却是空空如也。
  带土极为震惊,怔在原地没了反应,也或是来不及反应。
  如果琳的遗骸已经毁于佩恩那时,那此刻他这般保护这具空棺又有何意义?
  带土一怒之下,将眼前的棺材硬生生毁成灰烬。
  他望着地上那些灰烬,眼圈一下就红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十九年前,他也曾这般掉过眼泪。
  一个白绝在带土身后悄悄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那具棺材之前确实装有那个小姑娘的尸骸。可就在带土将棺材藏在这里的次日,绝来过这里,带走了那具尸骸。

重新发一下🤣
#为吾黄,汝为皇#!!!!!!!

新年快乐⸂⸂⸜(രᴗര๑)⸝⸃⸃
春节不出贺图了。
微博发图小号忘记帐号了囧
2017拜拜了您

百年孤寂(带琳/架空/七/长篇连载ing)

有种预感又要被吞掉。

所以戳https://weibo.com/5771917736/FvFE8yPEf?from=page_1005055771917736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10996260011

Chinese horror story

大概是美恐5时写着玩的CHS,也就这么一章WWWW



  1957年


  冷冽的寒风呼啸着街头,躲藏在巷尾的小黑狗冲着无人的巷子吠叫个不停,划破了这一丝的静谧。冬至刚刚过去几天,天气愈发寒冷,空气里弥漫着更阴冷的令人瑟瑟发抖的凉意。原本街头有家卖甜水的摊贩,自从进入冬天后,生意就不好,每天也卖不出几杯,于是卖甜水的小摊贩干脆就回家等挨过了冬天再回来继续卖甜水。本就冷清的街头巷尾,再没有了叫卖声后,更是静的恐怖。悠长的巷子里,似是传来了无声的幽怨。


  巷子直直对准一户人家的院门,陈旧的木质的大门开了一半,正在冷风中微微摇曳,院内有一石桌,上面散落着书本和写字本,还有一支削得极短的铅笔。风哗哗吹着,翻过一页又一页。却始终不见它的主人将它理好。


  冬季的夜晚来得格外早,不过六七点,天几乎就黑透了,外出打工的人们,此刻方才骑着自行车回来,巷子里忽地喧闹起来。


  陈氏夫妇在同一家工厂打工,每天都像这样一同出去工作,再一道回家。


  「儿子今天有测验,也不知道他答得对不对,真令人着急。」陈太太坐在自行车后座,双手紧紧抓着丈夫的衣襟,余光偶然瞄了一眼趴在街边的小黑狗,不经意间又转回视线,不安的猜测着儿子的成绩。陈太太本身是没什么文化的妇女,她不希望儿子像她一样愚钝。


  「你急也没用!回家问问他不就好了。」陈先生倒是淡定自如,他比他的妻子厉害很多,是个高中毕业生。陈先生慢悠悠的蹬着脚踏板往家的方向骑去。


  「你倒是说的轻巧,要是这次他没答好,看我怎么收拾他!」陈太太愤愤道。


  说话间已经到了家门口,陈先生需要将自行车抬进院内再锁好。陈太太打开随身带着的手电筒,帮忙照着点亮,嘴里咕隆着这都天黑了,儿子怎么都不把煤油灯点亮。顿时心里又有丝不悦。而当电筒的光亮照在早已被风吹到地上的本子时,她忽地怒了:「就知道玩,今天非教训他一下,他才知道厉害!」陈太太捡起吹落的书本,气急败坏的走进屋内,大声呼喊着儿子,可是却无人应答。


  「都几点了,我看他是玩野了,不知道回家了。」陈太太将书本用力摔在屋内的木桌上,着实生气了。不过对儿子的担忧还是占据了陈太太的一切思维。她又对丈夫嚷道:「不行,我得去上张奶奶家看看......最近这附近不是闹人贩得厉害吗,可别倒霉碰上了。」说话时陈太太已经走到了门口,陈先生没有阻拦她,他心里隐隐不安,似是会大生大事,这股情绪不断吞噬着他,于是陈先生也转身跟着妻子跑去找儿子。


  1958年


  寒冬残去,万物复苏,空气里依然弥漫着一丝阴冷。陈氏夫妇自从儿子失踪后,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陈太太整日以泪洗面,常常待在儿子的房内哭得死去活来。陈先生也因此染上烟瘾,微薄的工资一大半都花在了买烟上。


  最近几日,他们家中的苍蝇多了不少,夫妇俩都认为是屋旁的旱厕招惹得,并不在意。


  冬天慢慢过去,家里厚厚的冬被也该换单薄一点,周末陈太太得空,准备收拾冬装,打算将它们放进衣柜上面的箱子里,然后等下个冬季来了再拿出来用。于是她借过凳子,放在衣柜前,踩了上去,将箱子上的杂物挪开,拿掉挂在箱子上的锁,正将要打开箱子时,阵阵恶臭扑鼻。陈太太喃喃自语:「难不成是老陈以前偷藏的猪肉给忘记了?」


  箱子微微开了一点,臭味愈发浓烈,这下陈太太不得不捂住鼻子,猛地一下将箱子拉开。当视线看清箱子里发出恶臭的是什么东西时,顿时吓得大叫起来,腿一软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从悲痛中清醒过来,忽地听见隔壁房内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像是什么推车的声音。陈太太脸色惨白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恐惧的瞪大双眼注视着身着白大褂的高个男子推着装着各种医疗器械的推车从那头过来。陈太太拔腿就想跑,却发现她根本动弹不得,余光无意看向另一边,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穿了一身旧式长衫的老头正坐在椅子上冷冷看着她。


  忽地便是天旋地转,嘈杂声不断。


  今天(2013年)


  这个老式院落处于这座城市的北边,暂时未被纳入市政规划的范围内。它虽比不上周围其他小区,可和它的过去相比较,现在总是要好太多。这里曾改为职工宿舍区前,有几栋联排的四层小楼被拿来当做招待所,在那时,许多职工的亲人来探望时,就是住在这个招待所内。后来,厂里收回了房子,招待所也就不复存在了,唯一能证明它存在的是留在外墙上淡淡痕迹,依稀能看清「招待」二字。再后来厂倒闭了,职工宿舍也就不存在了。


  「才下班回来吗?」住在二单元三楼的刘奶奶正在楼下晾被子,她看见正往回走的张瑶便寒暄几句。


  「是呀。」张瑶回应。


  「对了,你们楼下最近怎么动静那么大?」刘奶奶问。


  「大概是哪家在装修吧?」张瑶不确定的回答。张瑶这么说着时,已经步入单元楼内。


  目送张瑶进了楼内,刘奶奶嘀咕道:「谁会半夜三更装修......还弹钢琴,真是日子过舒坦了,也不知道体谅别人。」然后又继续晾被子。


  一楼的过道狭长且阴暗,张瑶往自家走去时,正巧碰见邻家出来一个老头,穿着一身旧时的紫蓝色长衫,步伐阑珊的往楼道口走去。张瑶心想这老头可能是邻居家的长辈,打个招呼也好,索性大方的问好。


  然而他似乎像是没有听见,依然往前面走去。


  张瑶叹了口气,转身往自家走去,边走边摸索出包内的钥匙,正要打开房门进屋时,屋内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想应该是丈夫或者女儿知道是她回来了,所以赶着来开门。这样一想,张瑶插进钥匙孔的钥匙便拿了出来,等着屋内的人来开门。


  等了小会儿后,也不见门打开,张瑶嘀咕了几句,不耐烦的再次将钥匙插进锁眼转动。


  「你们怎么没人来开门?」张瑶边脱鞋边对着客厅里喊话。


  不过,安静的屋内没有一丝人声。


  张瑶疑惑着进屋,在看见客厅里没人后,她转身又往卧室走去,依然没人。


  「是我听错了?」张瑶困惑着却又没往心里去,她是无神论者,自然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怪的存在,她仅仅是猜测是她耳朵听了差错而已。


  忽地门铃响了起来,反而让张瑶一惊,她急急忙忙跑去开门,走到门边时,猛地想起一般家里人都不会按门铃,于是她往猫眼里一看,只见一个模样不过六七岁的女孩不断按着自家的门铃。


  张瑶见是个小孩子,索性打开了门:「小妹妹你找谁?」这时,她才留意眼前的孩子穿着打扮根本不像她同龄的孩子,女孩着一身米色的中山装,梳着两根麻花辫。


  「阿姨你是谁啊,我妈妈呢?我要找妈妈。」女孩用稚嫩的童声回应。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阿姨帮你找她好不好?」张瑶半蹲着与女孩对话。


  女孩不语的盯着张瑶看了许久,默然又摇了摇脑袋,撅着小嘴喃喃细语。


  「这样,你和阿姨一道去门卫室,看看有人认不认识你妈妈好不好?」张瑶对小孩子向来就有极大的耐心。


  「好。」女孩软软答道,又冲着张瑶甜甜一笑。


不知不觉已经浪了近五年,13年写下岁月的时候,原以为不过是三分钟热度,但是五年后的此刻,感觉自己还能再战下个五年!

笑颜いちばん,超絕可愛い!

おめでと!!

生日快乐!

だいすき!


心里只有奉贤学长!!~~~~

有点想画HTT48ORZ

吃贤婷和贤柔贤!!

「今年的万圣节就来cos吧~」

Q:既然琳妹cos的Lady Devimon,而土哥不是cos Devimon ?

A:因为Lady Devimon和Vamdemon 才属于同级别!都是完全体!

所以不要纠结什么Lady Devimon应该对应Devimon,不是一级别的,况且Devimon只是成熟期。

图纸照常开A4~